顾沉

你来人间一趟,你要看看太阳

相当心水的新捏脸。
大概是理想中的道长了。我成为武当f4真的是靠脸

【鬼留香·蝙蝠岛】我先走一步(10)

虽然我们无法攻击到绿名的叹叹,但是随着柳念的又一波全场aoe,叹叹重伤。
“先别拉他了,不知道刚刚发生....”
一个从天而降的斩无极精准地砸在了我头上,强行让我闭了嘴,在我失去意识前看到的最后一幕是姑娘的绝学刷出的一代宗师。
当我再次醒来时,队伍列表的输出和奶妈已经凉了一半了,柳念的血条也即将见底。
“咳咳,现在是谁了?”窒息感慢慢退却,那种仿佛熬夜宿醉般的疲惫却愈发鲜明,我摇摇头,努力维持清醒。
“是泪泪。”秋言答道。
话音未落我就吃了一个鹤亮翅,不得不开了踏玉虚轻功上天狗一会儿。
“如果再不打完就要团灭了。”居然开口。
“卧槽!好狠!”那头道士也吃了个斩无极,血条掉了一大截,灯给你你来奶跳了轻功,结果道士和狗泪都被奶满了。
打又打不到,奶还奶得动,这也太憋屈了吧?!我也几乎崩溃了。
“奶妈尽量用单加,专心输出,先把boss打完再说。”想了想,我又补了一句,“你们把叹拉起来看看。”
结果我又被吊上天揍了一顿。

好在我的三克制不负所望的触发了好几次,刷了几波绝学。我们靠着剩下的几个人终于磨完了柳念。
这次掉落的物品又相当奇怪,【仙灵草】,【生锈的斧子】,【铜钱】。这又是有什么用?我心里嘀咕着。队伍列表的其他人这时陆续自己原地复活。
“我的身体里好像存在第二个意识,一次重伤之后我就失去了身体的控制权,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,但我什么都做不了....”叹叹懊恼道。其他人也都是同样的情况。
“准确来说,是每一次死亡,我都觉得自己失去了一点自己的意识。”姑娘补充道,“但刚刚被叹叹砍死的时候,我的意识仿佛被顶替了。”
一时之间语音里气氛凝重。顶替我们控制角色的是谁?这一轮我们勉强通过了,之后还会这样吗?
“先roll点吧,看看这些东西都有什么用。”我打破沉默。
【队伍】:【炸天】获得【生锈的斧子】
【队伍】:【阔落】获得【仙灵草】
【队伍】:【居然】获得【铜钱】
我刚想问问这些奇怪的掉落都有什么用,队伍频道又跳出来一个提示。
【队伍】:被审判者获得刑具,选择用于队伍里任意一人。
什么情况?!我一时懵逼。被审判者是谁?炸天吗?为什么是用于任意一人?
不知何时身边的雾气愈发浓了,隐隐约约不知是谁在雾中朝我走来,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.....我终于看清是那个诡异的npc,它提着一把斧子从厚重的雾气中显现,它的动作牵扯了身上的线脚,鲜血从缝合处大量涌出,顺着惨白的皮肤缓缓流下与斧子上的铁锈融为一体。但它却仍恍若未觉,眼神中带着诡谲的癫狂与兴奋。我眼睁睁的看着它冲我咧嘴一笑,缓缓举起斧子。
“找到你了。”
果然是我,这是我脑子里的第一反应。
奇怪,我为什么...要说果然?痛昏过去前我这样想着。

【鬼留香·蝙蝠岛】我先走一步(9)

人生无根蒂,飘如陌上尘。分散逐风转,此已非常身。———陶渊明

老一到老二的小怪过得异常的顺利,反而令我更小心。
“目冥的时候奶妈们轮流轻功绝学,顾得过来的话药别开自动,减疗buff出来的时候手动吃。”清完小怪打坐时我又嘱咐了几句。
暗夜中雾气弥漫,柳念的身影有些模糊不清,于是在进入战斗的瞬间我在她头上加了个醒目的集火标志。
奇怪的是,柳念的仇恨又被我拉得稳稳的,全靠阔落和欧内酱的几口单奶才堪堪拉住我的血条。好在区域伤害都是固定范围,除我以外全队血线稳稳的。
“目冥!”减疗之后一波全场aoe,奶妈们轮流跳了轻功,只是几千几千的治疗实在是杯水车薪,脆皮如我已经被红屏残血警告了,身边不知道谁的头顶正疯狂冒着死守和厚积薄发。
我放了一个自奶的自创,勉强撑到了三花的cd结束,减疗buff消失了,奶妈们放了几个一枕华胥开始拯救嗷嗷待哺的输出们,摇摇欲坠的血线慢慢稳定下来。
我甩手一个鹤亮翅,接演八卦扫六合贴脸输出,一抬头却发现柳念不见了!浓雾里人影皆影影绰绰,那个鲜红的集火标志却和boss一同消失了……
正当我茫然不知所措的时候,语音里突然响起大家急切的呼唤
“顾沉快走!”“向左闪避!”
浓雾里寒光凛然,柳念突然闪现在我眼前,紧接着屏幕就是一灰。熟悉的窒息感又漫了上来,但很快我就被拉了起来。
“刚刚那个boss什么情况?”毒奶惊慌失措
“咳咳,毕竟是暗香叛徒,可能会隐身吧。”缓过来的我随口接了一句。
“都什么时候了你还贫!”欧内酱声音在抖。
“该怎么打还是怎么打,别慌。”姑娘冷静道。
只是柳念仍然死死追着我不放。
“这是看上我了吗?”我实在是扛不住伤害,一边四处闪避一边吐槽道。
“想的美!”欧内酱和阔落一边嫌弃我一边给了我两口单奶。
浓雾里一切都磨砂般模糊不清,左右闪躲时我一时不察,一脚踩进了毒镖的范围内,瞬间气力值被清空动弹不得,眼看着柳念越来越近,越来越近..我放弃挣扎,闭上眼,熟悉的窒息感却没有如期而至,抬眼一看自己被拉到了空中,顺便还被奶了两口,可算是死里逃生。
“感谢叹叹宝贝,”我松了一口气,“吊车真好。”
“什么吊车!别让我看见你在斩无极,”隔着屏幕我都能感觉到叹叹的白眼。“不然你斩一次我拉一次!”
语音里一帮人又笑成一团。
但是这个本远没有这么容易。
蛊蛛出现时队伍里开始出现伤亡。我照旧遛着小怪们满场跑,剩下的人继续疯狂输出。
“散开!!!离我远点!!幻影要炸了!”我朝他们大喊。几个近战来不及躲避被一同炸死,不幸也体验了死亡的感觉。
我和修为最低的叹叹可谓是打得死去活来,也是全队死的次数最多的。每一次重伤,仿佛现实里的我也死了一次,即使被迅速复活,精神上和身体上的疲惫感却逐渐加重,仿佛在死亡的挣扎中耗尽了全部的体力与心力。
我一向体虚,在这种雨夜更是手脚冰凉,于是一边操作一边试图用脚去够自己的棉拖却死活没找到。扔绝学时我用余光瞟了一眼,明明...我的脚已经踩在棉拖上了啊!刺骨的寒意慢慢渗进心底,我又试着踩了几下,才终于接受了这个事实:我的脚没有知觉了。
冷静,冷静,副本还没打完,我深呼吸一口气,竭力维持表面的镇定。
又一波蛊蛛来袭,我正打算放个斩无极加个减伤buff,努力狗得久一点。招式刚刚脱手就被沧海轻功拉了起来。
“卧槽叹你干嘛!这么记仇吗!”被吞了绝学的我几乎抓狂。
语音里没有回音。
我这才发现异常。叹仍是绿名,我的帮派保护和队伍保护也都开得好好的,但刚刚.....叹分明对我打出了伤害……
“叹叹!你怎么了!”我疯狂叫他,但始终没有回音。残血的姑娘猝不及防吃了一记流珠入体,迅速重伤。
“你们都小心点,叹的状态不对。”被拉起来的姑娘也嘱咐了一句。
蝙蝠岛老二boss柳念,为了原随云叛出门派,所以这个boss我们的敌人不仅是柳念,还有.....队友吗?

【鬼留香·蝙蝠岛】我先走一步(8)

【队伍】【】:搬弄是非,挑拨离间,这是她应得之刑。
在这无名之人的讲述下,奶妈【灯给你你来奶】的罪行也被渐渐揭开。
在这些光鲜亮丽的角色、千篇一律的头像下,藏着的究竟是怎样的丑恶?我们真的都问心无愧吗?
夜色沉沉,来路掩没在繁盛的树林中,去路消失在一片黑暗中,只有云梦手中的灯仍有微光。被窥伺的感觉环绕不去,深渊中有双眼睛正死死地盯着我们。
我定定心神,不敢再多想。这时【灯给你你来奶】也自己原地复活了。虽然我不齿她的行为,但这个本还得打下去,不能少奶妈。
“灯给你你来奶,你...没事吧?”我斟酌再三终于开口。
语音里没有回复。
【队伍】灯给你你来奶:%#$&...
“我问你几个问题,是的话敲两下,不是的话一下。”我想了想问道,“你身上有伤吗?”
耳机里传来一下敲击声。
“不管你发什么消息都会变成乱码?”
两下
“我大概知道了,下本听指挥就行。”

“欧内酱,你获得的那个冶铸残页呢?”我问道。
“要使用吗……?”经历了刚刚的事情,欧内酱心有余悸。
“该来的逃不过,躲也没用。”毒奶幽幽开口。
点击使用后欧内酱开始自动寻路,我把队长移交给欧内酱,一键跟随。在嶙峋的断崖边上,我们停在了一个npc面前。
这是一个浑身上下都透露着诡异的npc,苍白,毫无生气。在它青紫的脸上、脖子上、手臂上,到处都是如蛇般蜿蜒暗红的线脚,从粗暴的缝合口里还在缓慢地往外渗出鲜血血,看起来愈发瘆人。它像是由很多人身体的一部分拼凑而成的粗劣人偶,冰冷而血腥。
“他说......游戏的秩序不可更改,这是世界运行的法则。”欧内酱在语音里把npc的话复述给我们听,“在这里死亡才是解脱......祝你们好运。”
“死亡才是解脱.......也就是说至少我们没有生命危险....”我反复咀嚼着npc的话。
“秩序不可更改,那么我们是不是只要打通这个副本就可以了?”阔落微微雀跃道。
“没有这么简单,如果说死亡都算解脱....”狗泪难得严肃。
连死亡都是解脱.....那我们还将遇到什么?那个神秘npc又是怎么来的?“它”将我们抓进这个副本又想做什么?总不可能是化身“正义使者”惩罚有罪之人吧?
一个接一个的疑惑皆是无解。这种一无所知、无处着落的状态才是最让人恐惧的。但是我们已经别无选择,只能继续走下去。
休整片刻,我们决定继续上路。当我经过它身旁的时候,我听到耳机里传来:“你们.....只有14个人.....”它分明没有开口,但我莫名觉得就是那个npc,那个嘶哑的、杂乱的声音。14个人?!可是我们分明有15个人啊!我几乎以为这是我的幻觉了,猛然间又想起了团确时的16/15,心下止不住发冷。
我们之中,的确有“鬼”。
“你们刚刚听到什么了吗?”我问道
“什么?!你别吓我啊!”欧内酱快哭出来了。
“没事,大概是我听错了。”我努力维持着表面的平静。看来这是只告诉了我的信息。
【私聊】【俗世泪】:到底怎么了?
我随便找了个借口糊弄过去。我知道狗师父会觉得我不对劲,但不论它说的是真是假,这句话提醒了我一件事:不要相信任何人。
毕竟我们当中,我不知道到底谁才是“非人”之物。16/15的队伍,那个多出来的人,去哪里了?如果只有14个人,那么是否意味着“鬼”不止一个?
不知何时林中雾气弥漫,我们一行人走在黑暗中,仿佛漂流的扁舟,沉沉浮浮,不知该去向何方。

【鬼留香·蝙蝠岛】

因为最近正在修文改大纲,所以要停更几天了。
顺便推荐一下我们的鬼留香吧,很多咕咕咕都发在贴吧上了

【鬼留香·蝙蝠岛】我先走一步(7)

惹谁都不要惹女人,这是道长在卸载游戏之前的最后一个想法。
道长是个操作很溜的高冷武当,和嗯嗯师兄一个画风。刚开始玩游戏时,他偶然间在金顶随手救助了一个摔伤的小云梦。小云梦对他一见倾心,但道长一心向道,毅然拒绝了小云梦的死缠烂打,甚至不耐烦到直接将她拉黑。第二天道长就收到了一个匿名红榜,留言:你会后悔的。
不过这件事很快就被道长抛在了脑后。
有一天道长帮里来了个大奶妈,似乎在区里很有名,声音甜美,开个声演坊一堆大佬给她刷礼物。帮派里不少认识她的纷纷问她怎么不待在原来帮了,她只是笑笑,说有点矛盾,轻轻巧巧掩饰过去了。每天她都会收到匿名悬赏,留言不堪入目。帮里一时对此众说纷纭。
后来一次帮战两帮对上,对面看见她就破口大骂,说她不要脸,傍大腿什么的,用词粗鄙非常,帮里人群情激愤,这一场帮战,两边杀得惨烈异常。结束之后,大奶妈发了一个喇叭表白道长,道长刚想反驳,奶妈终于和大家说出了退帮的原因。
原来事情是这样的,大奶妈在原来的帮里有情缘,也就是帮主。结果帮主似乎被谁看上了,天天匿名悬赏她的每个号。因为知道她小号的肯定是帮里人,然后一个看不惯她的妹子和妹子情缘被逼退了帮。后来她情缘半a了一阵子,号由副帮主接手,两人和平死情缘,结果副帮主开始疯狂追求她,又是喇叭表白又是炸广寒仙,然后兄弟反目,她心灰意冷退了帮派。
“他.....现在还在骚扰我......我想我有了情缘是不是会好一点……”她小心翼翼地解释。道长本不想答应,但帮里人一个两个都撺掇他答应,他一时找不到拒绝的借口,也就默认了。
至此两个大帮正式敌对,遇到对方的商车必劫镖,野外遇到更是直接开红动手,道长作为奶妈的“情缘”正是首当其冲,每次这种时候奶妈都会进队努力奶住他,两个人的绑定关系也就这样被帮里人默认。但这样的相互消耗两帮都元气大伤。大奶妈说不想连累大家,于是自己退了帮派。两方帮主也终于达成和解。
同一天帮主私聊了道长。
“这个帮是我们一手建的,现在很多人都因为天天野外被杀退帮了,你看看这里还有我们一开始的快乐么?”
““我在想你要是走了会不会好一点。”
道长明白自己作为奶妈“情缘”的身份多尴尬,一言不发退了帮派。
后来就是一地瓜皮了,奶妈“甩”了道长,放了一大堆聊天记录把锅都推到了道长身上。道长根本不记得自己说过这些话,猛然想起自己拜托奶妈上过自己的号,自己又有清聊天记录的习惯……他终于想起这个大奶妈,原来就是曾经被自己拒绝的那个云梦。
看着满屏的谩骂,他也懒得解释,只觉得人心险恶,游戏沦为口水仗索然无味,干脆利落地卸了游戏。

【鬼留香·蝙蝠岛】我先走一步(6)

看吧,在那镀金的天空中,飘满了死者弯曲的倒影。——北岛

随着boss倒下,roll点页面也跳了出来。掉落的物品真是千奇百怪,长明灯,冶铸残页,还有铁钳????同样奇怪的还有roll点,不可放弃不可需求,只能贪婪。
炸天:“这都什么玩意儿?连物品描述都没有。”
我:“这个本出点什么我都不奇怪了。检验血统的时候又到了。”
道士:“那就直接roll呗。”
秋言:“我估计又是打工的。”
姑娘:“等等,我把面膜下了洗个脸。”
我:“姑娘不愧是姑娘.....活得比我们女生精致多了……”
对没错,姑娘是个很会保养的男孩子,操作犀利又擅长嘤嘤嘤的那种。说起来我们武当f4个个手法一流,只有我菜得扣脚,至于为什么混进了f4,我想可能是因为我帅吧。正所谓“用脸抢t,用jio操作”。

大家陆陆续续roll了点
我:“凉了呀,我这次又没有上20的roll点。”
话音未落,就看到有东西进了包裹。
【队伍】:顾沉获得了【长明灯】
狗泪:“顾沉来挨打!”
炸天:“顾沉来挨打!”
居然:“你们一个两个都说自己非,结果roll点结束比谁都欧!”
秋言:“看透.jpg”
【队伍】:欧内酱获得了【冶铸残页】
【队伍】:毒奶获得了【铁钳】
我:“我只是偶尔欧一下,你看看欧内酱!”
欧内酱这种欧皇,难道因为姓欧所以特别欧吗?看不透。

我点开包裹,长明灯的物品介绍是:长明不灭,魍魉莫近。但使用的按键却是灰色的。我按下满满的疑惑,开始询问其他人。
我:“你们拿到的东西都有什么用?我的长明灯不能使用。介绍是长明不灭,魍魉莫近。”
欧内酱:“冶铸残页上写着可在npc处获得提示.....”
“啊!”获得了铁钳的毒奶突然惊恐地叫起来,“有一个弹窗!写着拔舌之刑,用于有罪之人,如放弃使用将用于自身......”她愈发激动,语速也越来越快。
“什.....”我刚想问清楚。
“倒计时快结束了!!我点确定了!!!!我不想受刑!!!”她崩溃道。
与此同时,语音里响起不知谁闷闷的痛呼,像是被捂住了嘴,随之而来的还有剧烈踢蹬的声音。
【队伍】:【灯给你你来奶】重伤

“你们.....知道拔舌之刑吗……”我低声道,“凡在世之人,挑拨离间,诽谤害人,油嘴滑舌,巧言相辩,说谎骗人。死后被打入拔舌地狱,小鬼掰开来人的嘴,用铁钳夹住舌头,生生拔下,非一下拔下,而是拉长,慢拽......是谓拔舌地狱....”
伴随着耳机那头的挣扎惨叫,当真.....恍若地狱。

【鬼留香·蝙蝠岛】我先走一步(5)

长翼蝠血条过半,幽鬼蛛终于出现了。巨型的蜘蛛螯爪黑亮,闪烁着令人心悸的寒光。从露面它就直朝我扑来,我甚至能看清它根根直立的腿毛....
我沿着空气墙一路小跳加闪避一边哀嚎“救命啊啊啊啊啊啊,义净你快把怪拉走!”
“阿顾我努力了没用啊......”义净比我还无奈
“boss爱你,别说了。”萝莉叹叹嘲笑我道
我一通操作猛如虎,敌进我退,敌退我扰,遛着蜘蛛绕场一周。虽然作为一个脸t,我早已练就了各种风骚的走位,但武当脆皮鸡之名毕竟不是吹的。当鬼蛛再次放出蛛网,我刚想两段跳,屏幕提示“气力值不足”,小跳落地就被硬生生被困在网里,缚足蛛毒buff一叠加,这下可真没办法了,两个奶妈的单奶都挽回不了我刷刷下落的血条。
“艹,等我出去就订制一套五阶耐力!”我郁闷道,“别管我了你们专心输出,还能给你们回点血。”鬼蛛仍死盯着我扑咬,我眼睁睁的看着它朝我亮出满是獠牙的血口.....屏幕变红,紧接着变灰。
屏幕变灰的那一瞬间,我也体会到了那种仿佛溺水般的窒息感……大脑因为缺氧开始出现幻觉,眼前一阵阵发黑,嗓子被死死掐住,不能呼吸,无法呼救,耳朵里嗡嗡作响,仿佛死神在振动翅膀,又像是死亡钟声的余音。
我无意识地垂死挣扎着,慢慢失去了意识.....

过了一瞬,又仿佛过了一生那么漫长,我逐渐恢复了意识,屏幕上的我刚刚被奶妈们拉起来。
“顾沉!顾沉你怎么了?!”欧内酱焦急地唤我
“咳咳,没事,问题不大……”一开口我才发现嗓子火辣辣地,跟磨砂似的,“你们都小心些,千万别扑了。”
“你知不知道你刚刚突然叫了一声就没动静了!吓死我了!”欧内酱的声音微微颤抖。
“狗顾沉你刚刚遇到什么了?”狗泪也开口问道。
“我.....感觉就和死了一次一样......”我犹豫了一下,决定和盘托出,“就是嗓子疼,但是好像没有什么别的后遗症.....”
“总之小心点总没错。”姑娘总结道。
我一边说着一边甩手就是一个鹤亮翅扔在鬼蛛头上。
万万没想到,鬼蛛的仇恨立马转到了我头上……于是又变成了我遛着蜘蛛,输出们追着蜘蛛砍,奶妈们追着输出奶。
“怎么就追着我砍?!”我一边急速闪避一边郁闷道。
萝莉叹叹:“你脸t,下一个。”
和尚义净:“我真的尽力了……”
狗泪:“不要用闪避用小跳,省着点气力值,狗顾沉你怎么这么菜?”这个时候了,狗师父仍然不忘吐槽我的抠脚操作。
幽鬼蛛和长翼蝠的叠加buff虽然痛,但是都是范围攻击,比较好躲,反而是来自队友们的伤害避无可避。不过几个奶妈轮流跳轻功,血线抬得还是很稳。
在我们小心谨慎的配合下,第一个boss终于打完了。

【鬼留香·蝙蝠岛】我先走一步(4)

问题在于你会先在乎自己,然后才在乎别人。 ———朱利安·巴恩斯

我们原地打坐了一会儿,重新调整了特技和秘籍。点开装备,我默默地把同仇敌忾换成了克制。
“第一小队拉幽鬼蛛,第二小队拉长翼蝠,,第三小队前俩奶妈看第一小队,后俩奶第二小队,最后一个盯奶妈们血条
。”我顿了顿,“都小心躲伤害,在这里重伤不是什么好事。”
我们刚刚踏上那片土地,还没来得及开怪就直接“进入战斗”了。
“空气墙已升起,祝好运。”
同一瞬间,视野里的所有人都变成了红名。
“卧槽!”语音里炸天忍不住爆了粗口
我也风中凌乱,这特么的一不小心打完之前队友就死完了!但是boss都开了只能硬着头皮上。
好在奶妈们还是可以奶到人,只不过小蝴蝶、单奶和绝学也是边奶边掉血,我不禁苦笑,这下可真的是毒奶了。
“奶妈们多看着点近战,输出扔绝学前和尚开金身或者轻功,华山暗香撑不住了躲远点。”我一边小心操作一边指挥。
长翼蝠怨毒的眼睛死死锁定我们,每一次扑杀都分外快准狠,呲着森森长牙欲择人而噬,令人不寒而栗。

打着打着我发现,每一次对队友的伤害都会给自己回血,真是恶毒的设定啊……
“你们还记不记得蝙蝠岛副本的介绍?”我问道,“长翼蝠是遵循丛林法则,弱肉强食?”
“弱肉强食?难怪,你不觉得我们这样很像养蛊么?伤害别人才能让自己存活...”姑娘也开口道。
“难道说....最后只有一个人能出去?”毒奶弱弱开口,“或者说....”
我悚然一惊,如果这就是恶鬼的目的,我们....真的还能做到彼此信任吗……
“别乱想,谁知道到底是怎么样呢。”狗泪不耐烦的打断了她,“鬼的想法谁摸得清。先打boss是正经。”
趁着幽鬼蛛还没出来,我们疯狂输出长翼蝠。
“立地”“立地”我们几个武当不约而同道。
居然轻功给了个月隐,秋言吹了个风,开盾往后退去,俩和尚大喝一声,周身泛起金光,欧内酱踩着花,铺了一地江月流芳,萝莉叹叹蹦蹦跳跳加了个澹清洵buff。
“斩无极!”“斩无极!”
全队迅速回满血,除了我们的暗香。
然后语音里阔落一声怒吼
“狗居然你又隐身躲奶!”
虽然时机不对,但我们还是很不客气地直接笑喷。
“暗香的隐身,能叫躲奶吗?”居然理直气壮。
“浪费我感情。”阔落啐了他一口
“哈哈哈哈哈哈哈刚刚我绝学伤害最高!”我得意道
“必不可能啊,肯定是我啊!”道士迅速反驳
没办法,每个武当都有一个大输出的梦。
语音里大家说说笑笑,一如往昔,仿佛这只是再正常不过的一次团本。

【鬼留香·蝙蝠岛】我先走一步(3)

“进入战斗”
屏幕上跳出鲜红的提示,与此同时密密麻麻的蜘蛛从密林暗处现身,朝我们一行人爬了过来。
我倒吸一口凉气。
毒奶:“侠士有这么多蜘蛛吗?”
我:“先打了再说。输出走位躲下伤害别硬扛,奶妈不要放球注意抬血线,和尚把蜘蛛拉到一起。”
这些小怪的伤害高得吓人,被挠一下血条就下半,奶妈们又不能放球拍地板攒绝学,输出们的血线疯狂上下跳动,几只脆皮武当走位愈发风骚,最惨的还是俩和尚,被蜘蛛们疯狂围攻,立地cd时血条就没过半过。
道士:“是我提不动刀了还是这小怪变强了?怎么血掉的这么慢?”
欧内酱:“是你不行了。”
阔落:“是你不行了。”
炸天:“是你不行了。”
沙雕网友无论何时都是沙雕的。亲友们的笑闹稍微缓解了我的紧张情绪。
“斩无极”“荼蘼乱舞”“快雪时晴”几个输出最后打了一波爆发,过得有惊无险。但.....小怪已经这么难打了,那boss呢?
毒奶:“队长你这开的宗师本吧?”
我:“你看任务栏,显示的是风云蝙蝠岛,没有侠士或是宗师。”
我:“这个本不能再打了,退吧”
就在这时,我的私聊里亮起了小红点。
【私聊】【】:准备好了吗?游戏开始了
【私聊】【】:准备好了吗?游戏开始了
【私聊】【】:准备好了吗?游戏开始了
没有头像,没有名字,不知道是谁发来的消息,令人毛骨悚然。
天边那轮落日终于咽下了最后一口气,天黑了。我点下了退出副本的按钮。

但是什么也没有发生。
退出副本的按键形同虚设,我们还在蝙蝠岛上。
“救命!!!!!”语音里突然传来凄厉的惨叫,瞬间打破了死寂。恐惧而绝望的尖锐女高音刺得我头皮发麻,一时之间我愈发手足无措。
“砰!”一声尖叫伴随着一声巨响戛然而止,仿佛谁呼救到一半就被硬生生掐断了脖颈,吞下了那半声惨叫咽了气。与此同时,队伍中的奶妈【灯给你你来奶】显示重伤。
【队伍】【】:你们一个都逃不掉
【队伍】【】:你们一个都逃不掉
【队伍】【】:你们一个都逃不掉
【队伍】【】:你们一个都逃不掉
......
队伍频道瞬间被刷屏
语音里众人们都乱了阵脚,惊慌失措地问怎么回事。我心下止不住发冷,但还是竭力保持冷静。
我:“退出副本没有反应,刚刚的惨叫也情况不明,我们还是先不要轻举妄动。”
阔落的声音微微发抖:“她刚刚......到底遇到了什么?...她还活着么...?”
语音里又是一片默然。

我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,颤抖着点开了私聊。
【私聊】【我】:你到底想做什么?
【私聊】【】:好好享受吧
与此同时尖利的笑声骤然在耳朵里炸开,仿佛恶鬼们得意而不怀好意的窃窃私语。
“嘻嘻嘻....你们一个都逃不掉!!!!”
“你们发现没有,从刚刚开始,我们的时间就好像静止了,或者说,我们被隔离了。”姑娘冷静的男声响起。
我走到窗边,江南正下着缠绵的细雨,万家灯火都朦朦胧胧,显得遥远而不真实。周围的一片死寂告诉我姑娘说的是对的。
“啊啊啊啊啊啊!我不要打了!让我出去!!!!”有女孩子崩溃大哭,一时之间语音里乱成一团。
而就在这时,【灯给你你来奶】的重伤消失了,语音里响起一阵咳嗽声。
“刚刚发生了什么?”我小心翼翼地问道。
“咳咳...我刚刚...按下了退出队伍,然后...被一双看不见的手掐住了脖子....就失去了意识...咳咳....醒过来发现角色重伤我就自己起来了。”奶妈小姐姐的声音嘶哑得可怕。
“退出副本键没有反应,退出队伍会被警告,看来只能继续往下打了。”狗泪若有所思。
“管他那么多,莽就完事了。”狗道士仍是那副无所谓的样子。
“准备下,我们去第一个boss了。”
我会带着大家一起出去的。一定。